#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14 卷 大老师 / 雪之下虫乃告白片段翻译

关于 雪之下虫乃 💕lovelove
第一卷雪乃:“总会有喜欢比企谷君的昆虫出现吧”
第十四卷雪乃:“我喜欢你哟,比企谷君~”
第三卷大老师:“我就是死也不会跟这家伙交往的”
第十四卷大老师:“她真的好可爱啊啊啊”


重重叹了口气后,我冲走在半个身位之前的雪之下搭话。
“...... 对不起,把你卷进来了。”
“...... 这也没办法不是吗。”
挤出模棱两可的回应后,雪之下并没有把脸转向这边,而是用低沉的语调冷淡地继续了下去。
“那种情况不可能拒绝的啊。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完全搞不明白你。”
在碎碎念的过程中,雪之下的语速和脚步都变得越来越快。
“那种简直就像是新兴宗教和直销的作风。”
“不,你说的太过了吧。确实我说了很多有的没的进行煽动,但我并没有提出什么解决的办法。倒不如说,我说了要你帮我吧。”
“都没有准备好救济手段,比诈骗还不如呢...... 这样不是更过分吗。”
实际上,编造出不存在的风险煽动对方的不安,随后提出解决的办法属于诈骗的典型做法。与之不同,我没有提出任何解决的办法。从这个角度上看,这比诈骗还不如,性质更为恶劣。 雪之下重重叹了口气。
“亲眼看到自己的家人被用花言巧语蒙骗,完全就只能感觉到害怕了。”
“我没有用花言巧语骗人...... 话说,如果那么简单就能骗过去,我本来就没有说那种大谎话的必要了吧。倒不如说,对方居然会让步这件事反而让我害怕......”
说完这话的同时,我在心中重重叹气。 不管是雪之下的妈妈还是阳乃小姐,应该都没有相信我的胡说八道吧。联合舞会的计划本身已经在接待室的对话中被完全否定掉了。 估计我拙劣的花招有让她们觉得好玩,但是从雪之下家的角度上看,这本就是无需担负的风险。 这些事雪之下当然也是知道的。继续走在我前面半个身位的雪之下重新背好肩上的书包后轻声嘀咕道。
“确实...... 妈妈和姐姐不是那么简单就会中招的人。”
“对吧? 最后那 下超 吓人的。 那是什么意思啊?”
“谁知 道呢?我怎么会知道。”
闹别扭似地脸背对我的雪之下又一次加快了向前的脚步。沿着海边延伸的漫长道路终于和国道连在了一起。从这里左转,就是回我家的方向。但是,边走边说话导致我错过了和雪之下道别的时机。...... 不,不对。之前也有很多机会道别的,但我把那些机会全部都放过了。为了穿越国道,我们来到了人行天桥,此时,我迈着坚实的步伐毫不犹豫地把自行车推了上去。雪之下没有回头,继续顺着楼梯前行。我也继续跟在了她后头。但是,在斜坡上推自行车让我无论如何都稍迟了一些。我们间的距离渐渐一个身位一个身位的拉开,雪之下先一步上了坡。 为了赶上她,我加紧脚步,推着咯咯作响的自行车上了斜坡。就在这时,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的雪之下瞥了我一眼。看来她是在等我。在我不好意思地道谢后,雪之下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在意)。但是,在我们四目相对的那个瞬间,雪之下立刻把脸转了过去,又开始快步前行。为了不被抛下,我也加快了脚步,随后终于赶到了她的身旁。雪之下一直领先着的半个身位,在楼梯上曾领先过的两个身位,如今已经消失不见了。我们的脚步声重叠在了一起的时候,雪之下先一步开口了 。
“妈妈 的那个眼 神,和看姐姐时的一样......”
“...... 也就是说你被 认可了吗。”
“说不定是被放弃了。”
雪之下自嘲地笑了笑,耸了耸肩。
“说起来,之前的舞会看起来妈妈就没有对我有好评的样子,结果还偏偏要去做高风险的事情,真是让人无奈啊。”
她的口气听起来似乎是对自己无奈。犹豫了一下要如何回应她的我稍微顿了一下。雪之下在此期间又往前去了几个身位。
“...... 抱歉,我知道家庭问题还有将来的事这些不是一个局外人可以介入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掺和了进来添了麻烦了...... 我会负起责任的。”
我一边仔细组织语言,一边加快步调。
“没有必要。你没有理由为了我的选择负责。你应该做的是别的事情吧。”
在我话尽言落,赶上雪之下的时候,雪之下的脚步慢了下来。
“...... 为什么要说那些乱来的话?”
似是有所犹豫,雪之下轻轻叹了口气后轻声说道。因为她低着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尽管如此,那细若蚊吟的声音里满是哀愁还是听得出来的。我应该如何回答呢。在短暂的时间中。人行天桥下方仅仅开过了两辆车,雪之下仅仅迈出了三步的,短暂的时间中。我停在了原地。 这并 非是为了思 考。 这是 为了,下定 决心 。 “...... 因为,只有那样才能‘纠缠’你。”“哈?” 雪之下停了下来,突然就面向了我。她的脸上充满了惊讶,微微张开的嘴里似乎在冒着 “你到底在说什么” 的话语。
“没有了社团活动之后,我们之间就不再存在接点。我想不到其它再把你找出来的借口了。”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呆然僵立在天桥中央的雪之下的脸被远处驶来的汽车的车灯照亮。透过明亮的灯光,我清楚看到她轻轻咬着自己嘴唇。
“...... 约定要怎么办。我都求你实现它了。”
她似是责备我一般,声音颤抖,眼瞳似是懊悔一般低垂。我想到她一定会这么说的。我知道她一定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但是,即使如此,我已经决定要不顾别人任性下去,所以才说出口的。
“也算是其中的一环。”
雪之下用不明所以的眼神看着我,微微侧过头去向我无声地发问。把天桥点缀成橙色的路灯,看起来就如同那天的夕阳一般。我静静眯起眼睛。
“我希望在百无聊赖的放学后,能有你在,就是这个意思。”
传达出她的话语后,雪之下失语了。接着,似乎是为了不让我看到她湿润的眼瞳,雪之下转过脸去。
“...... 这样的话,你没有必要特地做那种事也可以的不是吗。”
“不行的吧。见过、熟人、朋友、同级生,虽然说法有很多很多,但是我没有自信能保持好我们的关系。”
“或许你是这样...... 我一定会做好的。我会做得更好,一定能做到的...... 所以,没有问题的。”
说完,雪之下仿佛是要结束话题,和过去挥别一般迈开了脚步。这份逞强令人欣慰。我的嘴角浮现出了挖苦人的笑容。
“虽然我没资格说,不过我和你都社交能力低下,还是那种特别麻烦的类型。也就是说,我们两个在人际交往方面就是大白痴。事到如今我们是不可能突然转变的。如果我们之间保持了距离,我有自信之后会更加疏远。所以......”
雪之下走出几步之后我也跟了上去。我望着她的背影想要伸出手,但有所犹豫。继续说下去,也只是叫住她而已,我是知道的。就这么走下去,我们的话语也难有交集。说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的我伸出的手又能触碰到什么呢。但是,理由,我是有的。唯一一个,不能让步的理由。
“...... 如果放手,就不会有机会再抓住了。”
这句话仿佛是在说给我自己听一样。不,我就是为了说给自己听才说出来的。我把手伸了出去。单手推着自行车,样子不好看。手上还有手汗。而且我也不知道应该用多少力比较好。但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抓住了雪之下的袖口。把她纤细到难以置信的手腕紧紧收到了我的掌心里。
“............”
雪之下打了个机灵停在了原地。她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和我的脸。我踢了一脚自行车的支架,用单手漂亮地停住了车。如果我稍微松一下手,雪之下似乎就会像只怕人的猫咪一样直接逃走。
“虽然说出这番话我超羞耻好想立刻去死......”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大大地叹了口气。雪之下觉得发闷似地扭着身子。她似乎是在稍微抵抗看看这样我会不会松手。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只不愿意让肉球接触到水的猫咪,导致我想松开手,不过在说完话之前我还是先抓住了她。
“我会负起责任的这种话力度完全不够。感受不到其中的义务。该说是负起责任,或者说是希望你让我负责......”
说话过程中我因为严重的自我厌恶放松了手上的力道。这种话从自己嘴里冒出来实在太恶心了也没办法。我握着雪之下手腕的手放了开来,无力地垂了下去。但是,雪之下并没有逃走,而是站在了原地。她一边在之前我握着的地方用自己手用力握了下去一边要整理袖口一样轻轻转动手掌。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眼神交流,但至少她是有听我说话的意愿的样子。对此感到安心的我慢慢说道。
“或许你并不期望如此...... 但我希望 可以继续和你保持联系。这不是义务,而是我的意志...... 所以,请给我扭曲你的人生的权利。”
过程中,我有好几次差点说不下去,尽管如此,每次我都强行吸气,微微吐息,为了不弄错一字一词,一点点的,在漫长的时间过后终于把话给说完了。期间,雪之下并没有插嘴,只是看着紧紧握住的袖口。车来车往,寒风吹啸。一段让人觉得没有声音比有声音更好的沉默弥漫开来。
“...... 扭曲是什么意思?你是出于什么意义说这话的。”
听到突然的回应,我窥探起雪之下。接着,仿佛之前的沉默全部归于尘土了一般,我的话语破堤而出。
“因为我没有能改变人生程度的影响力。大概,我和你都会正常的升学,就算不愿意也会去工作,尽可能的正常过日子吧。但是,我们之间联系在一起的话,人生会稍微绕点路,磕磕绊绊一下的吧...... 所以,人生会稍微扭曲一下。”
我的细碎话语让雪之下露出了微笑,微微带着些寂寞的微笑。
“...... 你要这么说,那已经够扭曲的了。”
“我也这么想。相遇,对话,熟悉,分离。每次都有扭曲的感觉。”
“你本来就扭曲吧...... 虽然我也一样。”
听到这带着玩笑和自嘲的话,我和雪之下都露出了微笑。过分扭曲的我,还有过分正直的她,从旁人的角度看来一定都是不正常的吧。虽然我们不同到让人觉得没有能咬合的点,但是在不正常这方面我们应该是一样的。每次接触,每次碰撞,其形态都会发生改变。如今,已经改变到了无法恢复的程度了。
“接下来会更为扭曲。但是,既然扭曲了别人的人生,我打算付出相应的代价。”
明明知道口头上的话语没有任何价值。
“...... 嘛,虽然因为我几乎没有财产,能交给你的就只有时间、感情、将来、人生这种暧昧的东西而已。”
明明知道这样的约定不存在任何意义。
“我给不了你什么光辉的人生,今后也没什么好期待的...... 但是,既然和别人的人生产生了关系,这边不赌上人生就不公平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像挥舞凿子一样,把应该传达的事情一点一点 “凿” 了出来。尽管我知道没有理由传达,但还是不说不行。
“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全部会去做的,请让你的人生和我‘纠缠’在一起吧。”
雪之下微微张开嘴,一瞬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很快就吸了口气把话憋了回去。接着,她紧紧盯着我,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应该和被憋回去的那句话不同的话语。
“这样并不对等。我的将来,人生的方向,并没有这样的,价值...... 你,应该更......”
在她垂下湿润的眼瞳,中途停顿的那一瞬间,我尽可能傲慢自大的,露出平时那副吊起半边脸极尽嘲讽之能事,唯有嘴角在笑的表情。
“那你就放心吧。我的人生如今也没什么价值。不受欢迎的我价值没有继续 下跌的可能了基本 就是 最低价了。某种意义上说 这反而能保证不亏本。现在是最好的购买时机哦。”
“这是诈骗的常用套路啊。真是差劲的自我宣传。”
我们两个带着又哭又笑的表情面向对方后,雪之下往前迈了一步缩短了和我的距离,用手轻轻地捶了下我的胸口。她抬起眼角泛着泪光的眼瞳朝上盯住了我。
“...... 为什么你能这么自然的说出这种大蠢话啊。明明还有其它能说的吧。”
“说不出来的吧...... 这种的,怎么浓缩到话语里啊。”
我发出了不中用的笑声,拧着张脸。一句话可不够哦。就算把真心话,客套话,玩笑话,套路话全部用上,感觉也不能传达出去。这不是那么单纯地感情。用一句话就能传达的感情包含在能这点是事实,但是,如果把这些塞到一起就是谎话了。所以,我把许许多多的话语交织在一起,拼命把各种理由揉到一起,把理由,环境,状况等等条件全部凑齐,消灭借口,填平外壕,堵住退路,才终于到了这一步。这番话语对方不可能不懂,就算不懂也没关系,就算没有传达到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要传达出去。雪之下盯着没出息的苦笑的我,不过最后还是带着迟疑开口了。
“我,大概是个很麻烦的人哦。”
“我知道。”
“总之就是会一直添麻烦。”
“事到如今才说这个吗。”
“做人顽固,一点不可爱。”
“嘛,也是啊。”
“这里我倒是希望你能否定啊。”
“这你就别勉强我了。”
“感觉依赖你,会让我越来越没用。”
“只要我变得更废就行了。大家都废柴的话就没有废柴了。”
“...... 还有。”
“没关系哦。”
我打断了打算继续组织语言的雪之下。
“不管多麻烦都没关系。不管多难对付都没关系。不如说这样正好。”
“...... 这算什么,我一点都不开心。”
低着头的雪之下又一次捶了下我的胸口。
“啊好痛......”
虽然一点都不同,出于礼仪我还是这么说了。随后,雪之下闹别扭似地嘟起嘴。
“还有别的吧。”
“做人太别扭了有时候感觉真的不可理喻,虽然会让人觉得火大,但我感觉这都是没办法的,我也差不多...... 大概,我会一边抱怨,一边陪你做绝大部分事情吧。”
我说完的瞬间,雪之下无言地捶起了我。我自愿接了下来,然后静静地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要真还有别的就好了。但是我只有这个。要是有能更简单传达的话语就好了。如果是更单纯的感情的话就好了。如果是单纯地恋慕或者思慕,肯定不会让人这么焦心。我无法想象不会有机会再抓住这种事。
“虽然可能不和扭曲人生等价,嘛,我全部都会做的。不需要的话就抛弃我。觉得麻烦忘掉就好。我会擅自行动的你不回应也没关系。”
雪之下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会好好回应的。”
接着,她的额头轻轻靠到了我的肩头。
“请把你的人生,交给我。”
“...... 好沉重。”
在无奈的话语从我嘴里冒出之后 ,雪之下仿佛在抗议一般用额头捶了上来。
“我又不知道其它措辞 ,没办法 不是吗......”
她像只猫咪一样蹭着额头,像小猫轻嗫一般揪着我的胸口。触碰对方所感受到的温暖肯定把话语无论如何都表达不完的感情给,切实地传递出去了吧。

转自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996403